Skip to Content

朝花夕拾

我知道自己会很容易地就陷入一些事,并且还沉溺其中不愿自拔。但是我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:不管我承认与否,它们已经深深扎下了根。

那些时过境迁的,我早已同它们道别;这些依然疯长的,我却在每个清醒的夜晚里束手无策。

就像身体里的某部分被骤然抽离,愈是无处倾诉便愈想倾诉,等到有机会的时候却又瞻前顾后。

现在才后知后觉,每天说两次晚安也是很幸福的事。